金种子连亏两年,近一年股价猛涨120%!华润入主后遭遇了什么?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姜艳鑫 黄兴利 北京报道

华润与金种子合作已近一年,在经历一系列人事变动后,交出了首份年度答卷。

1月30日,金种子发布业绩预告称,2022年全年实现归属净利润预计为-1.75亿元到-1.95亿元,而上年同期亏损1.66亿元,在华润入局后,金种子业绩未扭亏却扩大,着实让人有些意外。对于亏损的原因,金种子解释称:“公司启动了组织、品牌、产品等业务的重塑工作,市场还处于适应调整期。”

在华润加入后,外界对金种子的未来发展愈发持有积极的态度,首先在二级市场,金种子股价近一年增长近120%,是去年少数股价实现增长的白酒企业。预告发布当日,金种子股价并未受到影响,截至2月2日收盘,报28.85元/股,涨6.42%,总市值189.77亿元。

华润的作用还要等一等

华润入局的第一年,金种子交出了一份不让人满意的答卷。

根据金种子发布的业绩预告,2022年金种子全年实现归属净利润预计为-1.75亿元到-1.95亿元,加上上一年亏损1.66亿元,金种子已经连续两年亏损。据已披露的前三季度归属净利润-1.36亿元计算,第四季度金种子亏损范围为0.39亿元—0.59亿元,较第二、三季度有所缩减。

对于亏损的原因,金种子解释称:“报告期,公司启动了组织、品牌、产品等业务的重塑工作,市场处于适应调整期。”作为徽酒“四朵金花”之一,金种子业绩常年“掉尾”,2022年牵手华润后,外界对它有了新的期待,但目前从业绩来看,华润的效果并不显著。

中国酒业智库专家蔡学飞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金种子2022年亏损是华润入股后做内部调整的结果。华润入股之后,金种子开始大面积的人事调整、战略调整。比如,金种子加大了中高端和次高端市场的产品投入、在安徽市场的广告投放和开发力度以及安徽市场整个营销组织的调整。”

他还认为,“广告投入这些前置性的投入,短期内无法产生效果。金种子亏损面进一步扩大从积极的角度来看,作为弱势区域酒企崛起,在起步阶段费用较高、投入较大,也符合这个阶段的特征。”

随着华润系高管陆续进入金种子,2022年11月,金种子董事重新选举后,由9名董事组成,其中非独立董事6名,独立董事3名,华润系人员占比在1/3。

不过,虽然华润目前对于金种子的业绩推动并不明显。但华润入局金种子近一年,金种子在资本市场的地位水涨船高,股价近一年增长近120%,超过绝大多数的白酒上市公司。

对于华润系来说,布局金种子是其白酒版图的进一步扩张,2022年下半年,在投资入局金种子后,华润又以123亿元的资金控股金沙酒业,而在二者之前,华润还先后投资了山西汾酒与山东景芝。

馥合香能传多远

1998年就已完成上市的金种子,在业绩表现上却是一波三折,从近几年的业绩来看,亏损早就成了它的常态。

近5年数据显示,2018年—2022年,金种子出现三次亏损情况,分别是2019年亏损2.04亿元、2021年亏损1.66亿元、2022年亏损1.75亿元—1.95亿元。

此外,还要提及的是,在已披露2022年业绩预告的白酒企业中,金种子的处境也很糟糕。目前白酒上市公司中已公布业绩预告的不足10家,从数据来看,山西汾酒增长最为强劲,金种子则是唯一亏损的企业,去年与金种子一同面临亏损的皇台酒业也2022年实现扭亏。

过去一年,在华润入股后,金种子加大了馥合香系列的推广。目前金种子共有浓香型白酒金种子系列酒、醉三秋系列酒、颍州系列酒和馥合香型白酒等,其中,金种子、金种子馥合香、醉三秋1507为中高档白酒。

从目前金种子的动作来看,诞生于2020年的金种子馥合香已经成为其主推系列,在其官网中,产品图片也占据产品列表的中心位,官网显示,目前该系列酒共有三款在售,分别是售价398元/瓶的馥合香馫9、498元/瓶馫15、698元/瓶馫20。

蔡学飞认为,金种子对馥合香系列的推广力度变强,特别是在在安徽市场,进行了新一轮的广告宣传和产品导入以及配套相应的营销。

不过,从其2022年第三季度的经营数据来看,馥合香系列所在的高档产品收入较前一年大幅减少,2022年第三季度中高档白酒的营收为5079万元、2021年为1.59亿元。除此之外,截至2022年第三季度末,金种子省内经销商数量与2021年持平,省外经销商数量减少3个。仅仅从这两项数据来看,金种子的高端白酒发展与省外市场拓展都还需时间。

省内群雄争霸

安徽省白酒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这对于营收长期依赖省内市场的金种子并不友好。

古井贡酒、口子窖和迎驾贡酒,其在安徽省内市场份额以及产品矩阵分布程度都远高于金种子,此外,安徽省内的宣酒、高炉家、皖酒、明光酒、文王贡酒、临水玉泉也都在参与抢占省内的中低档白酒市场。

根据金种子“十四五”发展战略规划,到“十四五”末,金种子实现销售收入50亿元,其中2020年—2022年是战略调整期,2022年—2024年是战略发展期,2024年—2025年是战略腾飞期,作为金种子迈入战略发展期的第一年以及牵手华润的第二年,金种子2023年的发展将十分关键。

今年1月18日,金种子酒业召开了2023年业务启动会,会上明确2023经营方向,总经理何秀侠代表金种子酒业分别与组织重塑等7个攻关项目组负责人签署了打赢攻坚硬仗“军令状”,还通报了金种子部门架构调整、管理层分工和中高管人员任职情况,共有11位新任职的部门总监。

在蔡学飞看来,“华润啤酒渠道经销商与金种子白酒销售有一定的重叠性,而在安徽这样内卷严重的市场,有了华润的大资本支持和渠道赋能,那么在市场层面,有利于金种子的成长。”

“短期内金种子恢复曾经的辉煌成绩还有距离,但是整体来看,在目前市场环境下,金种子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处于触底反弹阶段,整体业绩是向上的,成长性比较好,也受到了行业和市场的这个多方的认同。”蔡学飞补充说道。

对于渠道端布局的进展等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以邮件的形式联系了金种子,但截止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金种子酒业拥有巨大酿酒产能,而且在安徽销售网络布局已经初具规模,在消费者心目中已经形成了良好的美好回忆。华润集团资本实力的加持和华润雪花啤酒对金种子酒业的助力,未来的金种子酒营销会爆发出巨大的发展潜力,我们可以对标中粮集团控股之后的酒鬼酒的内参,通过中粮酒业嫁接中粮集团的渠道资源和高端的圈层资源,酒鬼内参酒实现了爆发增长,那么华润控股下的金种子酒业也可以实现爆发式增长。”白酒分析师肖竹青指出。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